票房熱賣的古惑仔為什麼沒有續集了?原因很多,也有點沉重...

印象裡,《古惑仔》跟《大話西遊》一樣,隔一兩年就會被曝將拍新作。

如果不知道古惑仔是什麼的朋友,可以跳過這一篇....

接著就帶你們回憶下這個系列,以及談談,它還有沒機會重出江湖?

《古惑仔》原是一部以三合會為主題的香港漫畫,作者為牛佬。

1996年,由王晶、劉偉強、文雋聯手組建的「最佳拍檔」電影公司推出了由漫畫改編的第一部《古惑仔》電影《古惑仔之人在江湖》。


《人在江湖》在上映之初,其實並不被看好。

它被放在1月25日這個聖誕和農曆春節之間的雞肋檔期,結果首映午夜場,就收了一百萬。

據香港媒體人查小欣回憶:

《古惑仔之人在江湖》,首映在尖東已拆卸的華懋戲院於半夜12時舉行。尖東是當年古惑仔的盤踞地之一,當晚當鄭伊健、陳小春、謝天華、錢嘉樂、林曉峰,還有朱永裳到齊,在戲院大堂拍照接受傳媒採訪時,戲院外圍滿一班真正的古惑仔,不斷大叫「陳浩南!陳浩南!」,氣勢磅礡。

劉偉強一開始打電話給王晶,問票房時還很忐忑,但當聽到對方很大聲哇出一百萬——就知道成了。

第一天上映我們就開慶功宴,一個星期後我們又開(慶功宴),第二個星期再開。

這是電影第一次開慶功宴時的珍貴合影。

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,《人在江湖》擠走了當時所有的大片,狂收2100萬,成為當時香港電影市場的一匹黑馬。

90年代中期,是港片式微的起點,找到這麼一隻金公雞,當然要想方設法榨乾它的全部價值。

於是,劉偉強和文雋等人又花了14天不到,趕製出第二集《猛龍過江》。

影片同年3月30日上映,與上一集只相差兩個月,這次拿下2200萬港幣。

要知道,同年港產電影票房達1000萬港幣以上的,僅有6部。

隨後的兩年中,劉偉強等人又陸續拍攝了《隻手遮天》(1996)、《戰無不勝》(1997)和《龍爭虎鬥》(1998)等幾部續作。


可以說,在當時,《古惑仔》就是史詩級FU。

但一口氣拍攝這麼多部續作,劉偉強其實也算「被逼」的:

當時我想改拍別的,可是老闆說,你不拍別人也會拍。明年市面上會有10來部不同導演拍攝的《古惑仔》,而且還很爛。因為怕招牌爛掉,我只好一直拍續集。

強扭的瓜當然不甜,該系列口碑每況愈下。

每一部的豆瓣評分都比前一部低:

古惑仔之人在江湖 7.8

古惑仔2之猛龍過江 7.5

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 7.5

97古惑仔戰無不勝 7.4

98古惑仔之龍爭虎鬥 7.2

製作也越來越粗糙。

比如第五部《龍爭虎鬥》,1997年12月上旬拍攝,在1998年農曆新年賀歲檔期就上映。

拍片速度基本跟今天的綜藝電影差不多。

這是唯一一部在農曆新年賀歲檔期上映的《古惑仔》。

正因如此,故事由江湖廝殺,變為以商業鬥爭為核心。

可想而知,沒人想看不拿西瓜刀的陳浩南,最終票房僅以1280萬就草草收場。

到了2000年的第六部《勝者為王》,導演劉偉強和編劇文雋心裡都已明白,拍不下去了。

文雋在他的文章「《古惑仔》不再拍續集的真正原因」中說,拍不下去的原因,除了嘉禾公司在1999年把版權賣給美國華納,而華納的價錢極不合理,因此《勝者為王》的海報或片頭字幕,都沒有打上「古惑仔六」的字樣。

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回歸後的香港電檢尺度收緊。

若用「古惑仔」這三個字,他們一定會評為三級,那表示十八歲以下的觀眾不能入場,也就是說,少了我們最主要的擁護和捧場客,投資方一定不敢冒風險!

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,就是故事到頭了。

陳浩南和山雞從第一部的小混混,成長為《勝者為王》中的東亞老大,隻手遮天。然後呢?

稱霸世界?

票房沒有給予他們足夠的信心——這部改講港台日黑幫大聯盟,還加入了一大幫台灣演員的《勝者為王》,只收穫770萬港幣的票房。

而在此之後,《古惑仔》劇組正式解散。

雖然在之後十多年間,總有打著《古惑仔》旗號的新作問世,但均難及當年之勇。

比如2012年,王晶監製的新版《古惑仔》。

他表示劇情沿用舊版,要讓觀眾看個過癮。

新陣容找來羅仲謙演陳浩南、梁烈唯演山雞、沈震軒演靚坤等。


新聞剛一出,就招來大批網友吐槽。

長發飄飄的陳浩南變成了一個愛秀大胸的猛男:

梁烈唯飾演的山雞,每天花6個小時到髮型屋弄頭髮:

這樣的「奶油仔」,難道要靠舞姿去征戰江湖?!

影片上映後果然口碑極其糟糕。


豆瓣評分3.8

好於 0% 犯罪片

好於 1% 動作片

沒有血性,只有靠色情挽回分數。

片中幾乎所有角色都有床戲:


甚至為求感官刺激,還炮製出剖肚皮流出腸子的極端橋段。

但狠不代表血腥,更不是噁心。

單舊版一個眼神,就甩新版十萬八千里。

最後影片在香港上映四天,票房200萬,已經完全沒有當年的輝煌。

血不再熱——這才是關鍵。

就像劉偉強所說,今天讓他拍《古惑仔》,他也拍不了。

我的心態已經完全不同了,那團火已經弱了,拍《古惑仔》需要一把很熱烈的火,否則你拍不了都市的熱血和張力,不用砍得血肉模糊、支離破碎,打個火機就有的氣勢。

為什麼當時《古惑仔》能在一眾黑幫片中脫穎而出,成為救市黑馬。

就是因為他足夠熱血,足夠純粹。

無論陳浩南,山雞這班後生有多膚淺,但他們在弱肉強食的黑幫生態中堅守住兄弟情。

這種由荷爾蒙掀動的造反,讓他們輕而易舉地征服年輕的觀眾。

但成也熱血,敗也熱血。

為了渲染出超凡的友情,電影不可避免地在一定程度美化了黑幫。

它把暴力寫成了道義,把黑社會寫成江湖傳奇。

它教壞小孩。

所以,當年這一批藉此成名的演員,導演,在今天的採訪中,並不喜歡提及《古惑仔》。

黃秋生曾在做客電台節目時,談過:


我到內地拍戲的時候,遇上當地的青年,見我就叫我大飛哥,年少時看了古惑仔加入黑社會,很崇拜我,但我看他手指都被砍斷了,心裡是後悔的。以前拍這種電影,教壞了不少後生仔。

陳小春也曾經在電視節目滿含誠意地道歉:

我們是壞人,我們教壞人,總是帶給人負能量。

一邊賠罪,一邊給他給自己找下台階:

但是要記得,我們只是個演員。

這句話,陳小春說了不止一次。

至於「陳浩南」鄭伊健,不止一次在採訪中表示悔意。

當演員是很被動的,其實那個時候我並不是很想拍《古惑仔》,因為那個形象不是很好,太過現實了,而且起初我以為是要演警察呢。本來是想當歌手,不喜歡拍戲,但沒想到《古惑仔》會那麼成功。這些都不是我能控制的。

無意談論《古惑仔》對一代人的影響有多壞。

沒有《古惑仔》就不會有其他類似電影出現?

但也不可否認,青年是容易模仿與感化的族群。

記得當年香港這片子剛剛流行的時候,每個學校(甚至每個班),就都有自封的陳浩南,山雞。

當他們學著電影人物的口氣說話時,你能嗅到空氣中,被義氣與熱血煽動起的危險和不安。

可以說,《古惑仔》從一開始就帶著「原罪」問世。

說白了,現在已不是《古惑仔》的年代

就算能過審,也沒有演員敢拍。

因為這古惑仔的影響可能比想的還來的深遠....


最後再給大家熱血一下

古惑仔 20 年後再聚首廣告